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槐树的博客

旅行\摄影\音乐与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北京三十一中学的日子  

2010-11-03 17:16:49|  分类: 其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在北京三十一中的日子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今年4月1日是我离开母校40周年的日子。往事如烟,怀旧的思绪在心底浮动,若隐若现。虽然时光流逝,沧海桑田,那么多年过去了,但在母校学习,生活的点点滴滴,仍然在脑海里流连,难以忘怀,就象存储在计算机光盘中的信息,可以读出,但难以擦灭。

我是1961年9月以全市小升初统考(语文和算术):193分的成绩,入读母校的,到1969年4月1日,因分配到工厂而离开母校为止,整整在母校学习,生活了八年(初中和高中)。时间之长,令现在的年轻人难以比拟,也难以理解。

我为母校感到光荣。母校的前身是创建于1911年的崇德学校,是一所英国教会学校。如今母校,历经百年,校友万万千,桃李芬芳满天下,脚步不停顿,永远年轻而富有朝气。我为母校感到骄傲。在校友中有很多著名的科学家和艺术家,及杰出人物如:杨振宁教授,林同炎教授,梁思成教授,裘祖源教授,邓稼先教授,严东升教授,及孙道临先生等等。

(一)在八年的学习,生活中,最难忘的是我的历届班主任。一想到她(他)们,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。上初一时,我的班主任是王淑英老师,当时她可能是三十多岁,为人干练,办事认真,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,她教我们生物课,但因为是班主任,每天都早早来到学校,直到天黑。她抓班干部很有特色,我记的有几次班干部会,都是在北海和中山公园开的,在轻松和愉快的气氛中,研究和布置了班里的工作。在王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班走在了年级的前列。初二我的班主任前期是常暑娟老师,后期是李宁守老师。在我的印象中,常老师身体不是太好,超负荷的工作,影响到她的健康。组织上为了照顾,将她调到离家较近的学校,这样李宁守老师,成了我的新班主任。李老师是归国华侨,单身,就住在学校里。虽然班主任经验不多,但他年轻,有干劲,有朝气,大部份时间都扑到班主任的工作上。李老师教政治,当时(1963年)有一件大事,震动全国,我国建造的第一艘万吨巨轮“跃进”号,在首航日本途中沉没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这期间,每天上课前,李老师都早早来到教室,把他知道的最新情况,告诉我们,使我们对事件有了全面,清楚的了解。初三我的班主任是张春和老师,他教授我们俄语,对张老师印象,现在回忆起来,觉得好象是一个严肃的父亲。临近毕业时,他家里好象出了事,为了不影响我们的学习,匆匆处理完毕,就又出现在我们的讲台上。64年9月,经过全市统考,我入读母校高中,高一班主任是刘敏庆老师,他是党员,又是数学教研组组长,身兼数职,忙碌可想而之。好在当时,班委会和团支部在班里的工作中,起到骨干和核心作用,给了刘老师很大的支持。我记的好象是高一的后期,刘老师因工作不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,接替的是教导主任王玺珍老师,那时她刚从区委调来,是一个党性很强的老师,我就是在这一时期,加入了团组织,并很快担任了班里的团支部组织委员。我入团前,找我最后谈话的是姜明珠老师,入团介绍人,记得可能是支部书记高仲光同学,另一个记不清了,这里需要说明,直到毕业,高仲光同学是我们班唯一的学生党员。我为自己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而感到骄傲,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清楚,当时要想成为一名团员,并不容易。升入高二后,王玺珍老师仍然是我的班主任,直到文化大革命爆发。回首往事,内心充满愧疚,但尚存一丝欣慰的是在那颠倒黑白的日子里,我没有对任何一位老师做出过非份之举。

(二)在八年的学习、生活中,每一寸时光都象一颗颗绚丽多彩的珍珠,钩串起我们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。首现感谢母校给我们提供了那么好的学习条件,有宽敞,明亮的教室,还有设备完善的物理实验室,化学实验室,生物实验室,记得还有一套当时非常稀缺的用于播放教学电影的放映机,看过的物理片有:“声学的原理”等等。还有一座小礼堂,是开会和听报告的地方。在校园东边小楼里的图书馆和阅览室也印象深刻。母校还有值得骄傲的是她有一个宽大的足球场,这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,是弥足珍贵的,也令其它学校,羡慕无比。凭此条件,使得足球成为母校的传统体育项目,并多次在西城区获奖。同时,也使母校两位体育教师徐琪,孙洪年成为非常著名的足球裁判。说到此处,我还想提一下母校的另一个闪光点,她有一个当时其它所有学校都没有的体育设施:游泳池。使我们在炎热的夏天,能安排游泳课,在碧波荡漾的池水中,展示我们青春的活力和风采。学习是快乐的,一天的学习是从早读开始的,大多数时间是朗读俄语,由科代表负责。六节课后就是自习和课外活动的时间,快乐洋溢在校园的每个角落。有的在教室里看书,做作业,有的在操场上踢球、玩耍,另外,学校还有各种兴趣小组,如绘画,生物,物理,朗诵,外语等,也吸引了很多同学。这里我想提一下我的初中同学郭景琪,他小小年纪,就已展露出绘画的天才,写意山水,花草鱼虫,都画的极为出色,在学校画展上多次展出,他送给我的画,我保留至今。学习是幸福的,没有人把学习当成负担,分秒必争,努力掌握建设祖国的本领,是我们那个年代,大多数人学习,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我上高中时,在学校入伙,从早到晚都泡在学校里,只有晚自习的灯光熄灭时,才打道回府。那时的学生中间,也流传着顺口溜,“分分学生命根,考考老师的法宝”,特别是数理化、外语,有时课堂教学快结束前的小测验,也是挺紧张的。我还记得初三时,李国政老师的历史课,他音扬顿挫,引人入胜的讲课,至今回味无穷,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之一,不比现在纪连海老师讲得差,还有高中时韩老师教三角之严谨,朱之潘老师教物理之风趣,都记忆深刻。感谢母校给我奠定了扎实的文化知识,使我能在学业荒废十多年之后,于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二年,顺利考上大学,成为78级的一员,开始了新的人生轨迹。

(三)在八年的学习、生活中,劳动是令人难忘的。它体现了那个期的教育方针: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,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!

从初一直到离校,每学期都有劳动,包括混乱的文化大革命。初一的第一次劳动,记的是挖坑,埋电线杆子,位置就是现在的朝外东大桥,当时是一片菜地。另外,老师还带我们多次到人民大会堂里面的绿地上拔过草,初三是到南口农场劳动。从西直门坐火车到南口站下车,然后各班整队,打着小旗,背着背包,唱着革命歌曲,徒步走到农场。我们住的是一个旧的礼堂,礼堂里四周地面铺满稻草,几百号人就睡在这简陋的地铺上,老师也不例外,幸亏三十一中都是男生。我们的劳动就是捡花生,农民用牛套着犁,把花生从地下翻上来,我们就跟在后面捡。这期间还发生了“吃花生事件”,使得大家晚上还要加班,开会批评、帮助犯错误的同学。高一的劳动还是在南口农场,是给苹果树翻土、施肥。我们班自己住一个孤零零大屋,四十多号人挤在一起,为了安全,晚上需要轮流值班。靠在门口,四周空旷,一片漆黑,初了小虫在不知疲倦的歌唱以外,静静的没有什么声音,抬头仰望夜空,数不清的星星,在眨眼,在闪烁,这时才深深体会到我们的祖先,为什么要把我们居住的星系,称之为银河系。高二的劳动令人难忘。北京人吃水用的京密引水渠,就流有我们当年劳动的汗水。参加京密引水渠大会战的地点是怀柔县茶坞公社桥梓大队。除了挖渠,我们还接受了“四清”的教育,时间是65年的初冬,实际上已经处在文化大革命的前夜。文化大革命当中劳动也没有停止。67年下乡劳动的地点是南苑的红星农场,干什么活记不清了,但造反精神却感染了每一个人,老玉米、白薯、花生什么的,想吃就尽管“拿”来,毫无顾忌。68年的夏收是割麦子,地点是顺义县南彩公社前俸伯大队。每天,天刚微微亮,就下地了,弯着腰,拿着镰刀,汗水从额头滴下,只有这时,才体会到农民的辛劳。除了田间劳动以外,母校的校办工厂也是很有特色的。工厂诞生于58年大跃进时期,几十年来,发展壮大,辉煌至今,这在北京众多中学里,也是很少见的。我们的劳动,就是给车间的工人师傅打打下手,记的当时工厂的负责人是聂老师。劳动培养了我,劳动锻炼了我,直到进入工厂,一个现代化的工厂,劳动仍在延续着我的人生,实践着我的梦想。

(四)在八年的学习、生活中,政治活动是校园生活的重要组成部份,它深深烙有那个时代的印记。学校对学生的理想教育,革命传统和革命人生观的教育,非常重视。除了定期的大队活动外,在离开少先队时,有离队教育,并有一个纪念证书;对入团的积极分子,学校团委有定期的团课;针对要求入党的同学,学校还有党课教育,另外,西城区委也经常在新街口一家工人俱乐部,给各个学校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上党课。学校对国内外形势、重大时事政治的教育也抓得很紧,经常邀请一些名人,举办报告会和讲座,地点有两个;一个是现在西单缸瓦市的二炮礼堂,另一个是现在复外一家单位的礼堂。全校各班排着整齐的队形,唱着革命歌曲,浩浩荡荡行进在街上,也是一道风景。除此之外,每逢外宾来访,我们首当其冲的都是在西单路口站岗,当标兵,目睹过很多国家领导人的风采。国庆节学校的联欢会上,我们班演出过:“大刀进行曲”,国庆之夜,天安门广场的联欢晚会上,我们跳过集体舞,舞伴是那个女校记不清了,也可能是女八中。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军训。那是1965年的暑期,地点是河北唐山陡河水库附近的一所学校,参与军训单位是北京军区的4623部队,该部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机械化步兵团。军训内容:前一段是游泳,就在陡河水库里练习,后一段是射击,结束时还进行了实弹考核。离开部队时结识了两个战士朋友,我们很谈得来,一直有书信来往,直到文革爆发。我们走过的那个年代,给我留下很多东西,我的初中同学在分别留言中是这样说的:令兄,望你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,不断地努力学习,锻炼身体,做一颗永不生锈的镙丝钉!。

         四十年过去了,很多事情都已模糊,都已淡出记忆,唯有母校的学习、生活,点点滴滴仍然清晰。后年就是母校百年大典,愿以此文,做为对母校百年大典的纪念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槐树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09.7.1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8)| 评论(1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